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6月13日 14.5°C-16.5°C
纽币 : 人民币=4.4749

老人船上弄雨婷第12章 回娘家无删减1~5阅读

2023-03-16 来源: 精彩奇闻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女秘书愣了愣,立刻摇头,她可没这项技能。

“就一刀剪下去就可以了,不需要什么技巧的。”看穿女秘书的想法,温凉柔声道。

女秘书被她的气质感染了,不得不说,温凉真的如她的名字般,温温凉凉,让人亲近。

可就算是这样,她也不敢啊……

大boss就在外面……

温凉看着她犹豫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自己拿过面前的剪刀,咔嚓一声,长发落地。

秘书捂着嘴,忽地有些明白,为什么傅衍煜会对她如此不一样。

“温小姐,你这头发剪了,真的可惜。”秘书心疼道。

虽然温凉绝美的小脸无论什么发型都能轻松驾驭,但她就是觉得,长发更衬她。

傅衍煜进来已经是半小时后,见到温凉及肩的短发,眼神顿了顿。

几步走过来,挑起她的短发。

“好看吗?”温凉笑了笑。

傅衍煜深深地皱起眉,虽然同样好看,但是他不喜欢。

眸光顿时就睨向旁边的秘书,对方顿时低下头,不敢出声。

温凉看着傅衍煜生气的表情,有些紧张地问,“你不喜欢吗?”

傅衍煜皱着眉,“把头发留长。”

“哦。”温凉乖乖地应了声,刚才算是一时冲动吧,但是不后悔。

“你真的要娶我吗?”温凉问他。

“是,你想要怎样的婚礼,我让人去准备。”傅衍煜郑重地看着她。

温凉捏了捏手心,没做梦……

但是她对眼前这个男人,一点都不了解。

“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宠你。”傅衍煜眯起眼,揉揉她的小脑袋。

温凉心底淌过暖流,只是,还是和他保持距离。

对于她的躲避,傅衍煜脸上露出些不悦。

“谢谢你。”温凉真挚地看着他,是真心感谢他的,她开口道,“我嫁给你,会连同我的嫁妆一起送给你,星晖楼,以后你就是最大的股东。”

傅衍煜眉眼波澜不变,星晖楼的确价值过亿,甚至是无价的。

但对于傅家来说,也不过如此。

背后强大的傅氏,手握全球的经济命脉,作为国内甚至是全球顶级的集团,是人人仰望的高枝。

“好,我的彩礼,也会是同等的。”傅衍煜沉声道。

“你当时,为什么站出来?”这个疑惑,已经在温凉心底许久。

如果他真的是傅家的人,就更加让她觉得不可思议了。

傅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而她不仅仅刚刚被悔婚,而且身体还是残缺的。

傅衍煜薄唇勾了勾,“你刚好需要一个老公,而我,刚好需要一个老婆。”

话落,他眸光灼灼地看着温凉,视线一转,便是看见她刚才摔伤的脚踝,还是磕到了。

皱了皱眉,他推着轮椅就出去。

温凉讶异地看着他。

傅衍煜沉声道,“带你去处理伤口。”

医院人不多,因为傅衍煜的尊贵身份,医院安排了高级病房,主任医师亲自来检查。

温凉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她这只是很小的伤而已……

但傅衍煜站在旁边,温凉明显感觉到医生的压力,小心翼翼地给温凉处理伤口。

上了药酒包扎完,温凉道谢,她这条腿早就没有知觉了,有伤口又怎么样呢。

她自己也不在乎了。

但傅衍煜却皱着眉,吩咐医生,“不能留下疤痕。”

温凉顿了顿,哪里这么夸张……

这时,傅衍煜的手机响起,他走出走廊,似乎是工作上的麻烦事,这通电话讲了很久。

医生要给温凉拿药膏,她推着轮椅跟过去,只是刚进电梯,却是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

方念穿着病号服,手上提着外卖,脸色精神得很。

哪里像是一个想自杀的抑郁病人?

看见温凉,方念顿时冷笑出声,“温凉,你是来向我炫耀的吗?祝福你和嘉誉呢,恭喜你终于成为了游太太。”

温凉皱眉,淡淡地开口,“我没有和游嘉誉结婚,方念,你不是闹自杀吗?游嘉誉心疼你,已经悔婚了。”

婚礼的事,她已经不在意了。

本来她和游嘉誉的婚姻就是各取所需,没有很深的感情,不过如此。

只是,要她再重新适应一个人,对于她来说,是有些难的。

但她对于傅衍煜,似乎并没有很抵触。

方念脸色变了变,今天她始终没有等到游嘉誉,以为他和温凉结婚了。

但现在——

“悔婚?我不信,温凉,你别骗我了,要是游嘉誉真的悔婚了,他为什么不来找我!”方念怒声道。

温凉皱了皱眉,心底大抵明白,后来游嘉誉离开了又回来,应该是游家的人把他带回来了。

毕竟,这场联姻能给游家带来巨大的利益,可不仅仅是关乎游嘉誉一个人。

“方念,你自己什么身份自己清楚,游家人不接受你,你也不想想自己做过什么事。”温凉提醒道。

游家也是北城的大户人家,方念曾经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这在游家看来,是个大大的污点。

更何况,方念还曾经动手杀人了。

“我做什么了?明明就是你这个贱女人,把嘉誉勾引走了!威胁他娶你,不然,我至于一直住在医院吗!”方念有些失了理智,手伸过来就拽住轮椅上的温凉。

温凉一惊,堪堪扶住,但还是被方念拽上了手臂,深深地一条红痕很是清晰。

这时,方念忽地被一股力量扣住,傅衍煜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狠狠地就扣住了她的手腕。

顿时,“咔擦”一声,方念的手没力了。

一张脸吓得苍白。

抬头,傅衍煜冷冽的脸近在咫尺,可怕得慑人。

“你是谁?”她颤颤地问,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好不狼狈。

温凉皱眉,轮椅被傅衍煜的助理扶着,她在男人身边,他伟岸的身躯是对她最好的保护。

她不由得抬头,只见傅衍煜居高临下地看着方念,薄唇勾出嘲讽的弧度,“我是温凉的丈夫。”

方念已经完全僵住了,眼前的男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角色,温凉什么时候和他勾搭上的?明明今天还是她的婚礼!

“哼,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原来这就是你抛弃嘉誉的原因。”方念冷静下来,冷冷地讽刺。

靠着墙壁,她想要站起来,但是手没有力气,扶不住墙。

但眼神依旧死死地瞪着温凉,就是她,霸占了她的幸福!

温凉冷笑,已然不想再理会方念,转身就走,但方念被她的态度刺激到了,眼看着手又要推过来,这一次,傅衍煜直接狠狠地把她挡开。

身后站着的两个保镖立刻揪住方念的肩膀,这时,另一边的电梯打开,刚赶过来的游嘉誉看着被钳制住的方念,紧张地跑过来。

“念念!”

啧,这一幕还真是让温凉觉得恶心。

又想要温家的财富,又想要心上人在身边,游嘉誉还真是把她耍得团团转。

“温凉,你够了!你难道真的要逼死念念吗?”游嘉誉转过身,看着方念的目光含着恨意。

温凉面无表情,看着方念凉薄道,“我还真想看看,你有没有胆子去死。”

话落,让身后的人把她推走。

只是,游嘉誉显然不会就这样放过她,拦在温凉面前。

傅衍煜危险地眯起眼,冷意迸发出来。

游嘉誉壮了壮胆子,在他的意识里,已经认为就是温凉背叛了他!

“温凉,我看错你了,我以前还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你,真是瞎了……”

“说那么多,还不就是为你要和方念在一起找借口,我又不是不让你们在一起,何必在我面前秀恩爱。”温凉是真的烦,抬头,期盼地看了眼傅衍煜。

她希望他能马上带她离开。

而傅衍煜竟然能明白他的意思,冷笑了声,吩咐身后赶过来的院长,“把他们两个轰出去,这里什么时候成了精神病院?净是些脑子有病的在晃。”

一句话,气得游嘉誉和方念脸色窘迫,但被傅衍煜的人制服着,连反抗都不可能。

温凉看着两人的背影,心忽地有些难受。

扭过头,她久久地一语不发。

傅衍煜握住轮椅的柄子,弯下腰,抬起温凉的下巴,她不得不直视着他。

“你喜欢他?”刚才温凉的情绪全都落入了他的眸底。

温凉咬了咬唇,半晌摇摇头。

不喜欢的,但或许曾经,依赖过。

“以后,你只能喜欢我。”傅衍煜霸道地道。

“什么?”温凉懵了懵,她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傅太太,我也会喜欢你的。”

温凉垂眸,这一次傅衍煜的话一字不落地进了她的耳朵,只是,在她心里并没有多大的波澜。

经过了游嘉誉的事,她对感情的事,并不抱期望。

从医院离开,温凉打算自己回去温家。

傅衍煜霸道地拉住她,“以后你住在傅家。”

温凉淡淡地笑了笑,“我知道,但既然我们要结婚,我也该回去把我的户口本拿出来,这样我们才能去登记不是吗?”

傅衍煜皱眉,还是先把温凉送回温家。

看着温凉的背影,傅衍煜点了根烟,黑沉的眸子渐渐亮起来,终于找到你了。

温家,灯火通明。

温凉刚进去,温俊和林美婷的目光齐刷刷地看过来,带着失望和愠怒。

“你还知道回来?温凉,这些年我真是白养你了!我们苏家白养你了!”温俊丢开了手上的烟头,走过来就对着温凉冷声指责。

温凉垂眸,神色带着倨傲,冷冷淡淡。

“你们放心,我回来收拾完东西,明天就会离开。”

话落,推着轮椅便打算回去房间。

温俊把旁边的烟灰缸砸掉,气得话都说不完整。

林美婷按着他的手臂,示意他先冷静下来。

“温凉啊,现在温氏的情况你也知道,现在能支撑温氏的余款已经没有多少了,银行又不愿意贷款,你难道就忍心看着温氏就这样完了吗?”

温凉脸色沉了沉,她当然知道现在温氏的局面,所以作为星晖楼最大股东的她就不可避免地被苏家出卖,想要卖掉她的这些股份来获取足够的资金。

只是,现在温氏这样的情况,还不都是拜温俊的经营不当所赐。

捏了捏掌心,温凉抬头道,“阿姨,爸掌管了温氏这么多年,也不是现在才出现问题,再多的钱扔下去,也是血本无归……”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对温氏的事袖手旁观?你现在都敢诅咒温氏了,温凉,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吗!”林美婷打断温凉的话,咄咄逼问着。

温俊坐在旁边,脸色很沉,他知道自己在经营上的确是有问题,只是并不想承认。

温氏现在是他掌权,他可以处理所有问题。

温凉凉薄地笑了笑,家?

自从爷爷离世之后,她就没有家了。

她是温俊的私生女,从小就不受待见,只有爷爷对她爱护有加,但后来爷爷离世,而她出了车祸瘫痪,温俊就干脆把她禁锢在家,连学校都不让她去了,那样的日子,当初的她能熬过来,靠得全是自己的意志。

“不,相反的,等我结婚之后,我会让董事会重新选举总裁的人选,调整管理层,至于你和父亲,就不要操心……”

话还没说完,温俊忽地站起来,看着温凉的眼神带着满满的恨意。

“温凉,你说什么?你要是敢换掉我,我让你生不如死!”

温凉始终淡漠,她早就生不如死了不是吗?

“那你们就等着。”

“我不会让你嫁给那个男人的,温凉,你死了这条心!”

但温凉这次很决绝,她一定要摆脱温俊。

回到房间,温凉把她的证件和户口本拿好,这时,手机响起,来电显示的是陌生的号码。

但她心里隐隐猜到是谁。

“你好。”

“我是傅衍煜。”

“嗯。”

“明天十点我来接你去民政局。”

“我知道了。”

两人的通话很温和,倒像是相处了多年的老夫老妻。

温凉挂了电话,站在阳台上,竟是发现傅衍煜的车还停在那里。

她皱了皱眉,很快转身回去。

打开电脑,她搜索傅衍煜这个名字,显然他是很低调的,从没有媒体报道过他的任何事,但她找到了傅家的关系图,傅衍煜赫然就是傅氏豪门的继承人,而且是唯一的。

天啊,没想到竟然惹上了这样的大人物。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新西兰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email protected]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