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2日 22.7°C-24.6°C
纽币 : 人民币=4.4543

分析:如果住房是基本人权 澳洲当前的住房危机该如何解决?

2023-11-14 来源: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本文转载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我们该如何应对当前的住房危机?

历史上的政策制定者是怎样考虑住房、公民身份以及经济权益的?

分析:如果住房是基本人权 澳洲当前的住房危机该如何解决? - 1

住房应该被视为一项基本人权吗?(ABC News: Arianna Levy)

“我们视高标准的住房为每位公民的需求,也是公民的权利。不论是出租还是出售,任何租户或购房者都不应受到过高利润的剥削。”

这是联邦住房委员会(Commonwealth Housing Commission)于1944年所撰写。

联邦住房委员会受当时战时工党政府的委任,着手解决澳大利亚在二战之后棘手的住房短缺问题,要为所有人提供适当的住房。

委员会预计,到1955年底,需要建设至少70万套住房,并建议实施一个大规模的建房计划。

委员会指出,该建房计划可能另需35,000到45,000名技工,并且应通过移民政策吸引更多的建筑劳动力来到澳大利亚。

委员会批评了私人房东在历史上如何对待租户,并强调住房应被视为权利而非为少数房主带来高利润的投资渠道。

委员会建议政府资助建设大量供低收入家庭购买或租赁住房,确保周租金不超过家庭收入的六分之一。

委员会强调,必须确保澳大利亚人有能力负担得起合适的住房,而非成为追求利润的剥削对象。

这是否听起来似曾相识?

实际上,上周新南威尔士州住房部长罗斯·杰克逊(Rose Jackson)提出,要解决当前住房危机,就需将住房视为基本人权。

“澳大利亚梦”渐行渐远

请在此阅读这份1944年的报告。

这份1944年的报告是当时住房改革愿景的历史剪影。

虽然许多建议未被采纳,但该报告为1945年签订的首份《联邦和州住房协议》(Commonwealth and State Housing Agreement,CSHA)奠定了背景基础。根据该协议,联邦政府将为公共住房提供资金,州政府负责建设和运营,为无力购房者提供稳定的居住条件。

根据协议,联邦政府计划首年建造2至3万套低收入住房,并在后续每年增至7万套,直至解决战后的住房短缺问题,替换掉全澳所有不达标的住房。

据估计,这将花费10年左右的时间。

分析:如果住房是基本人权 澳洲当前的住房危机该如何解决? - 2

在联邦住房委员会发布首份临时报告后,柯廷工党政府宣布了战后的住房建设计划。(Courier Mail, 8 December, 1943, page 3)

第一份《联邦和州住房协议》签订之后,随着澳大利亚人的住房需求以及联邦与州之间关系的演变,分别于1956年、1961年、1966年、1973年、1978年、1981年、1984年及以后续签了更新的住房协议。

但是1956年的第二份协议在孟席斯联盟党政府大幅修改下,更倾向于促进私人购房而非公共租赁住房。

这份鼓励州政府出售原本根据1945年《联邦和州住房协议》建造的租赁房屋,并将一部分联邦资金从公共住房和租房援助计划转移到帮助中等收入者购房上。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各地的自建房屋迅速增长,这得益于主要城市中大量从战前开始就存在的未开发空地和未使用地块。

这些因素的结合,使得1947年的家庭住房拥有率从53.4%增长到1966年的71.4%。

政府的直接干预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普遍拥有住房的“澳洲梦”。

分析:如果住房是基本人权 澳洲当前的住房危机该如何解决? - 3

澳大利亚人拥有住房的梦想是刻意创造的。(Source: Dr Cameron Murray, submission to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Standing Committee on Tax and Revenue’s inquiry into Housing Affordability and Supply, September 2021)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住房委员会首份报告的激励精神逐渐被遗忘。

在70年代至90年代,随着更多公共住房被出售,等待公共住房的名单变得越来越长,低收入家庭越来越多地被迫转向私人租赁市场,独自面对艰难的生存挑战,同时无家可归的人数也不断上升。

帕特里克·特洛伊(Patrick Troy)教授指出,到了90年代中期,澳大利亚政府重新营造了20世纪40年代促成全国公共住房计划出台的社会条件。

然而,到了今天,一些政策制定者开始重新考虑过去的策略,以应对当前的住房问题。

“住房应被视为基本人权,而非金融资产,”杰克逊女士强调。

在同一次活动中,前新南威尔士州规划部长罗布·斯托克斯(Rob Stokes)提出,“同样,税收体系应优先保证每个人能拥有一处住所,而不是支持少数人拥有多处房产。”

看到不同政党的代表对这一问题有如此相似的看法,确实很有趣。

这是否意味着政治风向真的发生了变化?

在我们探讨这个问题时,79年前的住房委员会报告还提出了一些重要的考虑因素。

报告作者明确指出,房价过快上涨对社会的负面影响,认为这对年轻一代造成了过重负担。

报告作者强调,在澳大利亚现代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高利率和首付门槛使得许多低收入者难以购房,迫使他们在私人租赁市场中艰以抽身,而寻求高回报的投机性房东则加剧了这一问题。

报告作者还提到,私营部门未能为低收入群体提供充足的住房,建议政府应承担起这一责任。

总的来说,报告作者警告称,将住房视为金融资产而非基本权利,将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

作者最后总结道:“联邦住房委员会认为,根据每个人的社会和经济生活,以适当、稳固、卫生和有效的方式为联邦人民提供住房是一种国家需求,因此,应该停止将其作为带来高利润的投资领域。”

本文转载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留情面 2023-11-15 回复
西谎口中的人权只不过是用来打压意识形态异见的工具而已。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